這只是經濟解釋嗎?--回應<家庭經濟學與同性婚姻>



今日與眾親友一起吃飯,我與家兄「吹水」(閒談),談到宗教的問題。我不禁也提到我的本科──哲學,如何討論宗教。我分別介紹了兩個論證給他,包括反駁全能之神的石頭論證,以及支持神存在的本體論證,讓他思考一下。他聽後的第一反應,不是回應這些論證,而是像很多沒有接觸過哲學的人的反應,道:「你們讀哲學的,總愛想一些奇怪的東西。」

聽到這樣的回覆,我忽然想起昨天我寫過的《錢買不到的東西》簡介,我說:「哲學的思考不算奇怪,有些思考方式更加駭人,更加奇怪,例如當經濟學的思維進佔生活的各個細節之中。例如領養兒童,在經濟學的思維裡,領養兒童也是一種市場,而且還是不成熟的市場呢。」阿哥聽到後也不禁感到突兀。

我想到這點是因為《錢買不到的東西》這本書,但上述的例子不是來自於這本書,而是今天報紙的評論。

這篇評論的內文 ,開始時是用經濟學去解釋「家庭」在社會上的變化,先不論這解釋是否真的全面,但至少看起來很有趣。但之後,作者筆鋒一轉,開始提到政府的規範家庭的問題,他提到:「市場選擇從來都是自願性的。然而,政府運用權力制訂種種法規,卻會令國家的意志凌駕於家庭的選擇自由之上。」這已經不是在作經濟解釋,而是似乎主張人們擁有自由權利組織任何家庭,政府不應該介入民眾的選擇如何組織他們心目中的家庭。但作者在之後卻不是想論證這點。讓我們再看他的論點。

作者開始探討同性婚姻,開段時,他開宗明義地說他探討的不是權利問題,而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可能後果:「我探討的問題並非同性戀者是否應享有結婚的權利,而是可能帶來的後果。先旨聲明,下文討論的後果不一定反映同性婚姻支持者的願望和動機,畢竟根據後果來推斷動機並不恰當。不過,由於公共政策必須正視其後果,決策者實有必要對此有所認識。

他首先主張,家庭制度的必要性不是出於愛情,因為愛是不限一種,培養情感的理想場並不必需要家庭;而家庭制度的必要性是在於養育親生子。他認為「家庭仍是培養『優質』子女的最佳制度」,而「來自破碎家庭的兒童『質素』也往往比較參差」。至於領養兒童方面,他認為「領養兒童的市場所以至今仍極不成熟」,因為「兒童的『質素』固然不易察覺,年幼時就更難以得知;受領養兒童父母的身份已往往無從稽考」,雖然「養父母可在受領養兒童身上多作投資,從而改善其『質素』」。因此,作者認為家庭制度的必要性只在於養育親生子女是最好的人力資本投資。

然後,他提到:「同性婚姻自然不可能有「親生子女」,因此,組織家庭及訂立婚約的這一關鍵要素,也就付之闕如。」並且,「政府的介入無疑使家庭制度不再只是關乎家庭成員的自主體制,凡政府法規及資源所涉開支,均由社 會整體承擔,政府所以能夠制訂有關法規和運用有關資源,全因社會大眾承認家庭通過『親生子女』傳宗接代這一基本功能,同性婚姻則已超出世界各地社會數千年來所建立起來的共識範圍;用以支援家庭制度的各類現有法規、政策、以及資源轉移,未必可以同時適用於同性婚姻,至少也須先行詳加檢視並重新審查。

還有,「家庭肩負生育「親生子女」的重任,而這些法規和政策,全都符合社會大眾對維持穩定而持久家庭關係所抱的期望。缺乏此一重任,有 關法規及政策就難免受到濫用」。

明眼人已經看得出,這樣的論點已經不再是像開始時主張同性婚姻會帶來什麼不好的經濟後果,而是隱晦地說明「不應該同性婚姻制度化」。讓我綜合他的論點,如下:
1.人們擁有自由權利組織任何家庭。
2.建立家庭制度的唯一目的是「養育親生子女是最好的人力資本投資」
3.政府之所以能夠建立家庭制度,是因為大眾承認家庭能提供「親生子女」傳宗接代這一功能。
4.而同性婚姻則超出了社會的共識範圍。
5.當一個制度的建立缺乏社會期望,政府介入其中變成制度就是一種濫用。
6. 政府不應該建立缺乏社會期望的同性婚姻,否則就是濫用她的權力(1-5)

我認為這論證的推論是成立的。但它的前提,除了45之外,其他前提我都會質疑。前提4是關於實然的陳述,我們要判斷前提4是否合理,是要調查社會大眾的意願(但香港政府不願意作出公眾咨詢)。至於前提5,我認為它頗可信的。前提1,可能會遇到一些反例,例如亂倫關係能否再組織家庭呢?但這不是我的重點。我認為重點在於前提23

《錢買不到的東西》的作者提到,市場邏輯已經無孔不入地進佔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是時候要開始思考,要不要過著這樣的生活。難道建立家庭制度的唯一目的只是純粹經濟上的考慮:「養育親身子女是最好的人力資本投資」?這不太符合人們對家庭的想像,甚至期盼。或許有些父母真的很無情,視其子女為商品。但是我深信大部分人之所以決定組織家庭,都不是因為要投資能賺錢的人力資本,而是響往家庭制度的重要價值:兩人相悅的情感、父母與子女的情感、兄弟姐妹的情感。我們建立家庭制度,也同時是希望公眾能接受家庭所彰顯的各種美德,例如尊敬、孝順、父母對子女關懷等等。然而,作者認為,家庭情感並不具有特殊的成份,家庭也只是情感培養的一種場所而已。但真的如是嗎?父母對子女的關愛真的能被其他情感所取代嗎?我不認為作者有充分的理由支持這點。另外,建立制度也只是純粹因為它具有經濟的功能,而無須考慮道德,美德與人的重要情感?

誠如上一篇文章所言,我們會覺得市場將「人」變成商品,例如販賣人口是難以接受的。而這篇評論則提到「領養兒童也是一場市場,一種投資。」當然,這不同於販賣人口的嚴重性,但是我們撫心自問,這樣的市場思維介入我們的生活,真的不會影響我們對事物的看法?還有,我們在建立涉及權利與義務的制度,真的只為了它能帶來很好的經濟後果嗎?我們需要思考這些問題,而不只是以經濟學的思維給出答案。

延伸閱讀: 
1.誤讀《自私的基因》的經濟學教授
2.同性戀、發生學、精神病
3.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攻防論戰
4.同志運動應否追求婚姻?  

5.不准同性戀者捐血是否歧視?
 

2 則留言:

  1. 無論社會期待中的家庭具有哪些功能,政府在設計制度與制定政策時,並不能考慮到所有可能被期待的功能,而只能考慮那些具有公共性的功能。因此在考慮家庭制度之設計時,政府很可能真的只需要考慮經濟效果(人力資源的培養)。

    但即使家庭制度就公共性層面而言,確實只要檢視其對「人力資源培養」之幫助,這也不蘊涵家庭制度存在之必要性,全賴於「養育親生子女是最好的人力資本投資」。

    「家庭制度存在之必要性全賴於養育親生子女是最好的人力資本投資」依賴在兩個前提之上:

    一、家庭是最好的人力資源培養環境。
    二、當家庭用來培育親生子女時,其成本效益比最高。

    前提一暫不討論,但前提二的成立卻又有賴於「家庭」本身具有的性質以外的事實。例如社會對破碎家庭之子女的差別待遇、社會對領養子女的差別待遇……等等。而以上這些事實又是政府為求市場競爭之公平,必須消除的現象。同時,一旦上述這些現象確實被消除以後,家庭用來培育親生子女、與家庭用來培育非親生子女間的成本效益比的高低差別可能就會一起被消除。那麼,家庭制度存在之必要性就不會建立在「養育親生子女是最好的人力資源投資」之上。此時,政府就沒有正當理由禁止同性婚姻,則政府不應該禁止同性婚姻。

    我想,許多經濟學論述對社會議題的分析,經常會缺乏對預設的規範性命題的敏感度,以致於能夠看似可信地推論出許多荒謬的結論。以該書的此一論證為例,就忽略了「社會對非出於親生父母之子女的差別待遇」是否「應該由政府以公權力矯正」這個規範性問題,才致使該論證誤以為前提2.是一個可信的前提。

    問題大概不在於經濟學的思維方式,而是忽略了其它問題的經濟學思維方式。

    回覆刪除
  2. 我同意你對該論證的前提2的進一步分析。但是我比較懷疑「政府很可能真的只需要考慮經濟效果」這點,這是實然,還是應然的陳述?如果是應然的陳述,那麼在公共性層面考慮下,難道不應涉及公民的其他培養?

    我的論點不是主張經濟學思維有問題,而是不同意經濟效果是唯一基準作為政策之衡量

    回覆刪除